桂林组织部工作网站

扶贫路上--看过人间疾苦,才懂得力量可贵

时间:2018-01-25 浏览次数:968 作者:唐诗 来源:用户投稿

2017年11月,是我工作的第3个月,有机会随领导下乡扶贫,这算是我工作以来的第一次下乡,怀着一种期待和紧张的心情出发了。我的家乡并不是灵川,因此,对于灵川这片神奇的土地并没有太多的了解。一路上,灿黄的橘子漫山遍野,朝气勃勃;绿油油的菜地,迎着风手舞足蹈。大约半个多小时的路程,一晃而过,抵达扶贫联系点灵田镇四联村。

步行进村里的时候,有些楼房已经是三四层的小洋房,我跟王哥说:“王哥,现在村里都挺好的呀,你看这小洋房多漂亮。”王哥说:“这几年是发展的越来越好了。”然后是一阵沉默,长长的沉默。转过一条长长的小路,我的眼前出现的是一大片矮小的瓦房,有的摇摇欲坠,有的坍塌一片。我瞬间懂得了王哥那一阵长长的沉默,心情突然就沉下去了。王哥说还得走会儿。一条路却越走越窄,越走越萧条,就连门口的大黄狗也提不起力气吓唬陌生人。

走到一座老旧的瓦房前,四四方方的院子,还有一个天井,堂屋里的摇椅上躺着一位老人,裹着被子,一双空洞的眼睛。王哥走进去“大娘,大娘呢?”一位老奶奶从房间里蹒跚着走出来“小王,你来了呀,快坐,坐。我儿子还没回来呢,你等会。”我和王哥在小板凳上坐下。我四处张望了下,这个所谓的家里,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,没有一台电器,墙上贴着一张长满灰的毛泽东画报和破旧的对联。王哥问大娘“最近大爷身体怎么样啊?”大娘靠在门槛上低着头轻声说“还不就是那个样子,活又活不起来,死又死不过去。”“大娘,看开点,至少还有个伴,有个盼头。”大娘沉默了会,“都多少年了,早没盼头了。”正说着,从大门口进来一个中年男人,王哥的帮扶对象,说“小王来了啊。”“嗯,今天下乡来看看,了解了解情况。”“那过来我这边坐。”我起身,对大娘点点头,走出门去。旁边一个单间的砖房,里边两张小小的床,一个桌子,一堆杂乱的衣服,再没有其他,这就是他的家。王哥照例询问了这个月的收成,上月的补助有没有去领,他坐在床上默默地说着。我拿着笔给他算这个月卖白菜的收益,一路算下来,除去买种和施肥的钱,真的没有什么利润,更何况还供养小孩上学。王哥说有一个雨露计划,让孩子去申请一下,大哥说这个我不懂咧。我说学校都可以申请贫困生补助的,可以让孩子去村委盖章,在学校申请一下。大哥连声说着好。大娘倚在门槛,我说大娘,您也坐一会吧。大娘忙摆摆手说着不坐不坐,孩子你坐。那瞬间眼泪差点夺眶而出。

临走时,王哥随嘴问了句“大娘,您四个儿子给您多少生活费啊?”大娘欲言又止,瞬间红了眼眶“他们一年给我600块钱。几十年没变过了。”王哥说“一个儿子600啊?”“没,四个儿子一起。”我惊住,一年?600?王哥停下来,对大哥说“太少了,你们还是商量下,这样大娘怎么过日子啊。”大哥说“日常有菜啊啥的我们都匀点,四个兄弟大哥去世了,三哥也是您的扶贫对象。”王哥说“那还是少,养育之恩要好好报答,父亲瘫痪着,也没要你们帮忙照顾,您母亲不容易啊。你看你们几个兄弟回头好好商量下。”大哥连声说着好。我跟王哥走出门去,回头看了一眼大娘,她背着手倚着破旧的房子门槛上,风吹乱了她的银发,她的目光一直望着远方,眼眶红红的。我再也忍不住泪如雨下。王哥说:“你们刚毕业就是要下来看看,这个世界还有许多这样的角落,需要阳光去照射,有人去看到。”我沉默地点头,久久难以开口。

回去的路程突然变得好漫长,夕阳拉长了身影,阳光被我们抛在身后。第一次觉得肩上的担子重了,身上的使命沉了。在参加选调生培训的时候我分享了这个故事,说到自己哽咽,说到身边的姑娘红了眼眶。这个世界还有很多像大娘一样的人,在岁月的长河里独自忍受,苦苦挣扎;还有许多像大哥一样的人,在岁月的磨砺中沉默,无奈,无助,拼命抵抗;也还有许许多多我没有遇见过,无法得知的不幸,压抑着他们的生活,塑造着他们的故事。我作为一名刚刚走向工作的公职人员,初涉人间世故,窥探万千不幸。我知道,在今后的工作中,我将时常回忆起那天,佝偻在门口的那个身影,虽遇生活不幸,无奈命运艰辛,依然面向前方;我也会时常记得当时的心境,沉重却积蓄力量,悲愤却坚定信念。那是我前行道路上力量的源泉,是我工作中牢记的使命担当,更是我为人民服务路上敲响自己的“勿忘钟,初心铃”。

我站在这十九大的开局之年,眼看着中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蓝图已经绘就,眼看着精准扶贫的画卷已经铺开,我以为,我来人间一趟,总要看看太阳,总要带着太阳的余晖去逛逛,去温暖,去普照。